白鴿
發行日期:1999.11
作品編號:MS-072

1999『白鴿』專輯資料

一張飛行中的唱片……『白鴿』

1999,唱片變成看與穿的配件,不再是用聽的。就在流行音樂被音樂自身掏空、泡沫化的同時,伍佰&CHINA BLUE的最新國語專輯『白鴿』,在眾聲拼命喧嘩中推出顯得格外引人注目。

「破壞」與「創造」向來是伍佰吸引大眾的重要因素:『樹枝孤鳥』的冒險犯難,『愛情的盡頭』對抗當時制式的國語情歌,LIVE系列專輯挑戰傳統台語、對錄音的限制成規,伍佰以行動抗拒一成不變的沉痾,創造一種台灣對音樂新的體會。當一般人習慣追求更趨複雜的音色曲式時,伍佰不用很前衛的方法來表現一種複雜,也不用很玩樂的方法來表現一種趣味。『白鴿』捨棄一切外在炫耀的可能,反而將關注的重點放在對土地與真實生活的體認,這些舉動,才是真正的大膽。

看似非常伍佰個人自我世界的『白鴿』,其實包含很多人生的探討。對伍佰來說,『白鴿』是他多年來歷練的心情,是旅程中的一個階段(不是終站);因為還在飛,是一張在「飛行中」的唱片。

專輯製作概念—-從旅行、生活看到台灣心靈自由的過程

『白鴿』專輯概念的成形,源於’99年初伍佰隨著電影「美麗新世界」隨片赴大陸宣傳。這一年多來(’98-’99),因為工作,伍佰多次進出台灣香港大陸星馬等華人地區,特別對兩地在各方面產生的差異有著深刻的印象–或許台灣有許多的問題,還有很多加強改善的空間,然而我們卻有一般人容易忽略的、也是最為無形可貴的「自由」–『白鴿看到一個受傷的台灣是如何地希望、如何地飛翔,看到台灣生活中的困境,卻也看到了未來和希望。

"縱然帶著永遠的傷口,至少我還擁有自由。
"(「白鴿」歌詞)「這是一首寫給台灣的歌。」伍佰說。

單曲「白鴿」’99年初即已完成,八月底『白鴿』專輯的製作也告完成。工作人員在初聽並且瞭解伍佰意圖注入對台灣的關注之後,也不禁擔心在相對快速感官的環境裡,『白鴿』的製作企圖會不會不容易被理解接受?『白鴿』力求一種不被不安環境所影響的解脫,是一種對靈魂自由的提醒;我們都需要多一些對生活、本質的關注,不是一窩蜂的炫麗或無病呻吟的空洞。顯然伍佰的創作經常是對音樂本質的回歸與思考。『白鴿』從成形到製作,「關心台灣」的初衷未曾改變,特別在地震之後重新看『白鴿』的產生過程,才發現它意義的豐富。

回上一頁

回應已關閉。